上一主题 上一主题
当前位置U影魅力 > 剧情电影
《白色物质[BD版本]》
阅读次数:5272 次 来源:转载 发布时间:2012-3-3 09:47

《白色物质[bd版本]》在线观看 片名:白色物质[bd版本]

年代:2009

地区:法国

类型:剧情片

导演:claire denis

主演:isabelle huppert,nicolas duvauchelle

剧情电影-baisewuzhi.jpg

剧情电影-baisewuzhi.jpg
白色物质[bd版本]剧情介绍:

《白色物质[bd版本]》剧情介绍

伊莎贝尔·于佩尔扮演一个无所畏惧的彪悍白种女人,她在这个没有透露名字的非洲国家拥有一块种植园。很快席卷全国的叛乱危及到她的家庭。在坚守和逃离之间,她面临抉择。

故事发生在某个因叛乱而处于动荡时期的非洲国家,勇敢而强悍的白人女子玛丽亚在这里拥有一片种植咖啡豆的土地,在这片土地上已经生活了三代人。叛乱很快席卷全国,但玛丽亚拒绝放弃她的咖啡地,尽管这将危及到她的家庭。对她拉说,离开意味着屈服,是软弱和胆怯的表现。她的前夫安德烈对她的盲目、顽固和傲慢感到忧虑,他决定瞒着玛丽亚偷偷安排全家人逃离回法国。安德烈已不再指望着咖啡的收益,他已经和一个年轻的黑人女子结婚,并育有一子,为了他们,他甘愿赴汤蹈火。他背弃了玛丽亚,将命运托付给一位邻村的村长。他天真地以为这位村长反对叛乱,是他们可依附的朋友,殊不知后者在拯救这个被外界隔绝的家庭的同时其实另有目的。而令玛丽亚和安德烈都没想到的是,在他们的咖啡地里就藏着被悬赏通缉的叛军军官。在封闭的道路两边的茂密丛林中,一群童子军正埋伏在此,准备着接下来的掠夺……

幕后制作

2008年的《35瓶朗姆酒》被不少法国媒体评为年度十佳之一。克莱尔·丹尼斯擅长的家庭故事,就像伍迪·艾伦兴趣纽约的知识分子圈一样,也已成为固定粉丝团每隔一段时间买票进影院的理由。她说,这是一部伊莎贝尔·于佩尔的电影。鉴于后者是今年戛纳电影节的评委会主席,《白色物质》可能不参赛。

·此片的编剧玛丽·恩迪雅在2009年11月获得了龚古尔文学奖。

《白色物质》是一部把女性坚强不屈精神发扬光大的影片,这部影片有两个强硬的女人,镜头前的是伊莎贝尔于佩尔,镜头后的是导演克莱尔·丹尼斯。

克莱尔·丹尼斯的影片讲述后殖民时代的种族冲突,但对殖民者的国籍她并不感到不安:“因为我从来不当自己是法国人”,对女主演于佩尔的溺爱,她毫不掩饰:“于佩尔让我有上瘾的感觉。”

丹尼斯为于佩尔拍《白色物质》 谈种族冲突放狠话

q:你小时候在非洲呆过很长时间,对你来说,《白色物质》是部很私人的作品吗?

克莱尔·丹尼斯:如果要说私人,我所有的作品都很私人,我的上一部作品《35瓶朗姆酒》是关于我祖父的,但《白色物质》有些特别,这是为伊莎贝拉·于佩尔创作的作品。当然我确实很爱非洲、我在那里生活过,试想一下每天早上我打开报纸,看到发生在埃塞俄比亚、加蓬的不幸的事情。我没法不挂念那里。|

q:你第一部长片《巧克力》就是关于非洲殖民地生活的,《白色物质》算是你的回归吗?

克莱尔·丹尼斯:我拍过不止一部关于非洲的电影,像《不怕死》。拍这部电影不是因为我觉得这是个回去非洲的好机会,于佩尔非常希望通过参与创作一部我的影片,让我把她带去非洲。她曾经建议我改编莱辛的《野草在唱歌》,那本书的背景也发生在非洲,但我更想讲述一个发生在当下的故事。

q:于佩尔的角色就是为她量身定做的吗?在你创作剧本的时候,有按照她的形象来塑造人物吗?

克莱尔·丹尼斯:她让我有上瘾的感觉,当镜头对准她,就想一直盯着她,她能让一个导演达到非常兴奋的状态。她理解力和胆量超强,有时候她就像个玩具,那么小的个子,对任何表演的要求她随导演调度,绝不提出质疑。她胆子大到有时会困扰我,比如她在拍摄时把卡车开得飞快,我根本追不上。

《白色物质》不做道德判断 德尼对非洲困境不绝望

q:影片的结尾是阴郁绝望的,这是否意味着你对非洲的未来不抱任何希望?

克莱尔·丹尼斯:我对世界感到失望,我觉得我们应该为发生在这世界的悲剧负责,如果说非洲处于崩溃边缘,那这是大家的责任,但我无法预见它的未来是否黑暗,相比非洲,我对欧洲抱着更大的担忧。让非洲各个国家之间保持平衡是很困难的事,但像奥巴马这位非洲的孩子如今也当上美国总统,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。

虽然非洲是法国的殖民地,我并不为自己的国籍有罪恶感,因为我并不觉得我是法国人。我是历史的一部分,因为我在非洲经历过很多人没有经历过的事情,我也对很多人熟悉的事情感到陌生,我的所见所闻开阔了我的视野。我觉得经济全球化其实弊大于利,在我的电影里,在世界一个小角落,一切都是不公平的,但这不代表我有负罪感,或者我预见到了未来,我只是一个早上起来看看报纸喝喝咖啡的普通人。

q:在电影里的咖啡园,白人园主处理着黑色的咖啡豆,这是一种欧洲控制非洲的象征吗?

克莱尔·丹尼斯:我们取景的咖啡园最早是德国人开的,后来转手给了希腊人,现在的园主是肯尼亚人,他们种植的咖啡是一种在高山上生长的品种,这种品种很脆弱,培植和处理的工序非常复杂,所以也相当昂贵,如今要种植这种咖啡,如果没有30公顷的土地来种植,根本没法维生;我想让你们看到的是,这些咖啡园主不像以前的殖民者,在一个经济发展不平衡的地方,他们唯一能做的是想方设法生存下来。

q:你一直让影片的黑白两方保持平衡,直到最后你都没有对主角或童军的遭遇给出自己的道德判断?

克莱尔·丹尼斯:我不想去下判断,故事在很短的时间里发生,我给出唯一的评价是:军队把叛军头子和童军都杀了,血洗了村子。对我来说,下定义是很无聊的事情,我也不觉得我有能力去作什么裁决,我只能说我有品位,有时好,有时坏,但去判断什么是对或错,会让我觉得很奇怪。我也不喜欢那些喜欢下定义的电影。这种情况不但发生在好莱坞,很多法国电影也喜欢搞正邪分明,但对我来说,电影是促进民主的工具,电影就像莎士比亚的著作,好坏之间有非常宽泛的灰色地带。

文艺导演也顾及观众感受 德尼提及童军痛心

q:你在创作的时候,心里会想着观众的感受吗?

克莱尔·丹尼斯:当然会!在筹备《白色物质》的剧本和制作团队,找来于佩尔和克里斯多佛·兰伯特主演,去喀麦隆取景的时候,我就确认这个故事必然会有打动人心的地方,所以我才会完成这部电影。

q:你在拍摄前有做过什么准备工作吗?比如,采访真正的童军。

克莱尔·丹尼斯:我认识一个出现在一部纪录片里的童军,但我没有兴趣特意跑去结识童军。如果我遇到童军,我希望用另外一种方式帮助他们,给他们建学校,而不是把他们找来拍电影,但我把这部影片献给他们,他们就像是一条贯穿外部世界和咖啡园的长河,他们既是恐怖分子,又是受害者。

q:把摄影器材运去喀麦隆拍摄很麻烦吧?

克莱尔·丹尼斯:一点也不!我从法国带去喀麦隆的只有于贝尔、兰伯特、部分摄影机和工作人员,喀麦隆电视台借了很多器材给我,后制也是在喀麦隆完成的。在影片里看到的那些肮脏的灰房子,都是临时建的,如果在法国拍成本会很高的,我感到很幸运得到他们的帮助。

q:你对《白色物质》的票房前景有期待吗?

克莱尔·丹尼斯:我现在一点概念都没有,《35瓶朗姆酒》在英国很成功,但在德国只上映一周就下画了。票房和口碑只能等公映后观众看过了才能判断,即使昨天影片首映了,我也不知道结果会怎么样,可能谁都不会去看这个片子,可能它根本就是灾难,但现在就这么悲观还为时尚早。

转载请注明原文出自 U影魅力 《白色物质[BD版本]》
上一主题 上一主题
版权声明:
  1、凡本网注明责任编辑的所有作品,版权均属于本站所有,其他任何网站或单位未经允许禁止转载、使用。违反上述声明者,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
  2、凡本网注明“来源:转载”的作品,均转载自其它媒体,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,并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,其他媒体如需转载,请与稿件来源方联系,如产生任何问题与本网无关。
更多推荐
U影魅力 | 站点地图 | 添加收藏 3454656 | 联系方式见首页
本站致力于提供大众化的信息手册,绝大部分内容是本站编撰的原创性文章,有少量转载,如有涉及到虚假、侵权、违法等信息,请联系我们。
版权保护:本网登载的原创内容(包括文字、图片、多媒体资讯等)的版权均属本站所有。© Inc. All Rights Reserved.